• <nav id="cseww"></nav>
  • <menu id="cseww"><strong id="cseww"></strong></menu>
  • <menu id="cseww"></menu>
  • <nav id="cseww"><nav id="cseww"></nav></nav>
  • <nav id="cseww"><strong id="cseww"></strong></nav>
    5/26/2021 Wednesday 中文版 English русский 咨詢熱線:(010)82608424,25,26
    當前位置: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油氣全產業鏈走向開放
    2014-08-29          字體:[    ]

            含油氣盆地都會在地表或近地表呈現油氣的滲漏信號。這些油氣信號在地表地球化學中被稱為油氣異常。在油氣勘探技術系列中,地表油氣地球化學是一種廉價、快速和直接的勘探手段。

      雖然經過80多年的發展,但油氣異常仍然存在很多問題。一是地表干擾可造成“假異常”;二是地質條件的影響使得“真異常消失”;三是油氣異常的多樣性造成預測的多解性。這些問題的存在使得地表油氣地球化學并未得到廣泛應用。

      地表油氣地球化學的核心問題在于如何能夠正確地獲取油氣異常信號,若能成功獲取并應用這些異常,則將會在油氣勘探領域發揮重大作用。

        中科院地質地球所含油氣盆地流體動力學學科組研究員張劉平等人針對上述存在的問題提出了新的概念和方法,并取得了良好的應用效果。他們首先對油氣異常開展研究,發現了多種形成機制和相應的多種類型的油氣異常,對于不同類型的油氣異常,采用不同的預測方式。

      張劉平團隊發現,不分異常類型直接進行預測的做法會造成異常解釋具有多解性,同時也是導致預測失敗的重要原因之一。為減少多解性,他們建立了微滲逸和滲逸兩類油氣異常的新概念和相應的預測方法。

      此外,提取油氣異常信號的重要環節是異常下限的確定。傳統的異常下限確定公式實際上僅僅是線性變換,需要人為確定異常下限值,不能區分不同類型的異常。

      張劉平團隊從油氣異常新概念出發,重新定義異常下限和不同類型異常間的界限,并通過嚴格的數學推導建立了異常下限和不同類型異常間界限的理論公式。進而,運用統計學、運籌學、分形幾何和人工神經網絡等多種方法,并且創建和應用邏輯乘聚類分析這一新的數學方法,最終建立起分類識別油氣異常的新方法。

      針對地表干擾和地質條件對油氣異常的影響造成預測成功率低甚至不能預測這一難題,張劉平團隊還通過研究機理,建立理論模型,進行小波分析等處理手段建立起消除干擾和影響的新方法。

      這套新概念、新方法已在我國渤海灣、二連盆地、鄂爾多斯、吐哈和俄羅斯西西伯利亞盆地等十多個地區進行了應用實踐,取得了良好的應用效果。其中,渤海灣盆地東營凹陷南斜坡的應用最為典型。其研究結果與地球物理和鉆探資料相吻合,使地表油氣地球化學實現了從不能預測到能夠預測油氣分布的轉變,從而揭示了三個油氣富集帶。

    信息來源:中研網

    2014-07-23

    油氣全產業鏈走向開放

            在北京舉行的石油天然氣混合所有制論壇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市場經濟研究所副所長鄧郁松指出,油氣行業未來改革重點值得關注,預計近中期集中在上游勘探開發領域的增量資源和石油流通體制方面。這意味著油氣領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將從此前的下游向產業鏈的更多環節延伸,一幅改革“路線圖”已悄然浮現。

            油氣全產業鏈走向開放

            鄧郁松指出,油氣是一個包括勘探、開發、加工、批發、零售等多環節、產業鏈長的行業,全球石油公司普遍形成上下游一體化特征,存在高風險和高技術特點。因此,油氣行業改革是發展混合所有制的基礎。加入WTO后,我國成品油零售、批發市場相繼對外開放,促進了油氣領域混合所有制在產業鏈下游的發展。

            目前,中游民營企業與國企的合作在增加,然而上游的進展相對較慢,在勘探開發領域目前仍是三大油占絕對主導地位。鄧郁松認為,隨著中央層面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油氣行業改革將進入新階段。

            在上游領域,近年來對邊際油田和頁巖氣等非常規油氣資源的勘探開發準入限制已有所放寬,預計未來或從放開非常規油氣資源等增量資源角度推進油改,上游領域的競爭性將加強。在實踐中,中石油也計劃打造未動用儲量、非常規、油氣、管道、煉化和金融板塊六個合作平臺,引入民資,目前在管道板塊已率先破冰。

            而在石油煉制和批發零售環節將重點推進石油流通體制改革。目前我國成品油零售環節市場主體眾多,但“油源”環節尚未形成有效競爭,預計未來會適當放寬進口油源限制,以此為突破口推進石油流通體制改革。煉制環節,業內一致認為限制地煉發展的油源問題近期有望解決,原油進口權開放將最快破冰。在銷售板塊,今年2月,中石化率先拿出占集團盈利1/3以上的銷售板塊,引入最高占比30%的社會和民營資本。

            對于石油巨頭的全產業鏈開放,業界反響強烈,但也有不少人認為某些板塊風險過大。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秘書長陳永杰昨日在會上表示,要力推從上到下逐步開放,“現在很多人說上游勘探風險太大,一投幾個億,即使放開民企也進不來。我不這么認為。不要擔心民營企業沒有生存能力。企業都是從小到大,做弱做強,開放之后自然會做強,要有信心。”

            混合所有制改革須立法先行

            上證報記者在昨日的論壇現場觀察到,??松梨?、殼牌等海外油氣企業,以及國內民企,都十分關注國內三大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案及放開程度。在上游領域,過去,海外油企與國有石油公司合作通常以產品分成合同形式存在,民企想進入三桶油的勘探開發領域也需要繞道香港或海外,以外資形式介入。隨著混改深入,參會人士均希望合作模式能多樣化,民企的介入也更直接簡便。

            對此,中石油集團政策研究室發展戰略處處長唐廷川認為,關鍵要修訂《礦產資源法》,增加專門針對國內企業之間油氣勘探開發合作的條款,改變無法可依現狀。“民企沒有探礦權如何混合,過去的操作是成立多種經營公司,以合同形式約定承包給私人,開發完成后分錢,然而合同本身沒有法律依據,做起來非常不規范。”因此他建議盡快推動能源立法,改變目前民企、國企多方觀望現狀。

            在具體操作中,對于社會資本持股是否能突破50%,政府文件并沒有明確規定。“這輪混合所有制改革,目的就是增加國有企業的活力、控制力、影響力。”中國產業海外發展和規劃協會秘書長、國家能源局油氣司原副司長胡衛平說。

            在他看來,短期內民資持股超過國企比較困難,國有企業改革是希望實現資產的增值和保值。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磨合后,行業適應市場發展,需要主體改變,也有可能進一步突破。“這不意味著所有制的改變,而是市場經濟發展的必然。”

    信息來源:國家石油和化工網

    2014-06-30

        瀏覽次數:6006次   發布:wszby
    国产一区18岁,噜噜色观看线,亚洲欧洲日产韩国在线看片,中国毛片免费体验网站xo,日本一区三区二区最新,色老汉免费网站免费视频,卡通伦欧美有码亚洲